英超海淘的商城货物是正品|英超曼城阿森纳
笔趣阁 > 奉旨二嫁:嫡女医妃 > 第505章 你想怎样

第505章 你想怎样

作者:欲念无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?#24187;?#35760;住【笔趣阁 www.djocc.tw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?#35328;?#35835;!

    第505章  你想怎样

    这样想着的时候,北堂苍云突然笑了笑:“二弟,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人,却没想到你连坏人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倒是?#35835;?#19968;下:“?#35009;?#24847;思?”

    温心柔呵呵地娇笑了两声:“这都?#24187;?#30333;?沧海王的意思是说,你根本就不是人,再说的难听点,就是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顿时?#34892;?#24700;羞成怒,北堂苍云却已经浅浅一笑:“温心柔,你能说出这样两句话,足见以前我的确太小看你了,其实你比二弟更有脑子。”

    温心柔依然娇笑着:“沧海王就不用费心思挑拨离间了,总之现在的情况你很明白,不用我多说吧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居然点?#35828;?#22836;,看起来依然平静:“想怎样?”

    知道这三个字就意味着妥协,北堂凌锐倒?#35009;?#26377;得意地仰天狂笑,态?#30830;?#32780;比刚才更加平和,就连微笑也少了几分阴沉:“大?#24066;鄭?#20854;实我想怎样你应该知道:?#35328;?#26412;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!你看,我一点都不贪心,是不是?所以你放心,只要你别逼我,我保证父皇母后一根头发都少不了,真的,毕竟我还想活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挑唇:“想活,就别做找死的事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目光一冷:“?#35009;?#24847;思?你想让我们跟父皇母后一起死?好啊,临死还能拉上两个垫背的,我们也不亏了!不过,你真的做得到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轻轻咬了咬唇,片刻后叹了口气:?#30333;?#19981;到,所以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要说北堂凌锐和温心柔丝?#20004;?#24352;的意思都没有,当然绝不可能。从这件事本身来说,他们?#24425;?#22312;赌,而他们唯一的赌注,就是北堂苍云的不忍心。现在看起来,应该是赌赢了。

    笑容重新爬回北堂凌锐的脸,带着几丝得意:“我告诉你了呀,就是想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,只不过需要你帮个忙。当然了,我不会让你白帮的,只要我达到了目的,我会好好报答你的。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摇了摇头,还是很平静的:“报答就算了,只要父皇母后真的一根头发都少不了,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立刻点头:“绝对不会,你以为这样做我不害怕吗?你这个人最是狠?#26412;?#32477;,你要真狠起来,不顾父皇母后的死活,不顾背?#21621;?#36733;骂名把我杀了,我不?#24425;?#26377;冤没处诉吗?所以只要你不逼我,我保证他们绝对毫发无伤。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笑了笑,语气明明很温和,就是让人头皮发麻、后脊梁骨冒凉气:“知道我狠,你还敢惹我?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叹了口气:“我?#24425;?#34987;逼的呀,谁让我有所求呢?一个人在有所求的时候,胆子总是会变得比平时大一点的。现在已经是这样了,就别?#23265;?#20123;废话了,你直说,到底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既不点头,也不摇头:“到现在为止,你还没有明确说出到底要我答应?#35009;礎!?br />
    北堂凌锐显然也?#34892;?#19981;?#22836;?#20102;:“好,我就直说了!我本来就是朝龙帝国的太子,如果你不来,我就是下一任的帝王!所以,我要你帮?#39029;?#20026;朝龙帝国的?#23454;郟 ?br />
    早就知道他是这个意思,北堂苍云一点都不意外,只是目光幽深:“你要做?#23454;郟俊?br />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?#21271;?#22530;凌锐摊了摊双手,一脸理所当然,“我内力修为是不如你,可当?#23454;?#21448;不是当武林盟主,谁规定?#23454;?#30340;武功必须天下无敌?我从小饱读诗书,学习治国之道,跟着父皇学习批阅奏折、处理国家大事,除了内力不如你,我哪一个地方不够资格做?#23454;郟?#20320;的到来,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,大?#24066;鄭?#20320;不觉得不好意思、不觉得对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这并非胡说?#35828;潰?#21271;堂苍云只是摇了摇头:“归根到底,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柳凤梧,跟我有?#35009;?#20851;系?”

    “那是上一辈?#35828;?#24681;怨,与我无关!?#21271;?#22530;凌锐挥了挥衣袖,眼里掠过一抹狠色,“总之,这皇位本来就是我的,我拿回来天经地义!我要请你帮的忙就是这个,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没考虑,因为没必要,所以立刻点?#35828;?#22836;:“好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反而?#34892;?#24847;外:“你答应?你真的答应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再度点头:“我?#22351;?#36873;择,如果是别人害死了父皇母后,我就算?#36820;?#22825;涯海角也要为他们报仇,可是,我不能害死他们。说吧,你想让我怎?#31383;?#20320;?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很满意,满意?#27809;?#36523;如沐春风:“这个就交给你来想了,你不是聪明绝顶,身边又有王牌吗?你们夫妻同心,定能想出个天衣无缝的好方法,让我名正言顺地成为?#23454;?#30340;。大?#24066;鄭?#25105;全靠你了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。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又看了他一眼,转身而去:“好,那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?#24066;鄭 北?#22530;凌锐及时开口,看到北堂苍云顿住脚步就接着说了下去,“父皇母后呢,被我安置在一个优雅安静,?#27973;?#36866;宜颐养天年、养胎安胎的好地方,但也绝对是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。与其劳心费力去找他们,还不如好好想一想怎?#31383;?#25105;捧上皇位。否则我的心情就不好,我若是抑郁成疾?#24187;?#21596;呼了,后果你懂吧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回过头,笑得居然很美:“我懂,我就算要找,他们也一定会?#37027;?#22320;找,不让你知道,这总行了吧?”然后他重新转身,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离开,北堂凌锐?#25104;?#30340;笑容也几乎完全消失,眼里闪过明显的杀意“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温心柔阴阴地冷笑着:“绝对没问题,我不是说过吗?北堂苍云不是你,他是绝对不会让北堂千琅和云羽蝶死在他手里的!现在他不但不能杀你,如果有别人来杀你,他还得千方百计保护你呢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转头看她一眼,跟着哼了一声:“最好是这样。可你也听到了,他说会?#37027;?#21435;找北堂千琅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?#35009;?#21568;?找回几份面?#24433;?#20102;。”温心柔施施然地挥了挥手,半点都不担心,“人他是找不到的,只要你?#38378;嘶实郟?#23601;没?#35009;?#22909;担心的了!就算他不顾北堂千琅和云羽蝶的死活,真要杀你,不是还有我吗?对付北堂苍云,我有?#31508;誅担?#30495;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,把他杀了,你还是?#23454;郟 ?br />
    北堂凌锐的嘴角这才重新露出了一丝微笑:“我全靠你了!还是那句话,?#39029;闪嘶实郟?#20320;就是我的皇后,唯一的皇后!”

    温心柔笑了笑,倒是很平静:“唯不唯?#22351;掛裁皇裁矗?#25105;很小就?#19981;?#20320;,?#19981;读?#37027;么多年,只要能跟你成为夫妻,哪怕只能做一天的夫妻,我也心满意足,我?#33485;?#24847;愿意倾我之力,帮你实现心愿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上前两步搂住她,低头在她?#25104;?#20146;了亲,声音也变得温柔:“这叫?#35009;?#35805;,我们是要一?#27815;?#22312;一起的!还要生很多的儿子女儿呢!记住,你有?#31508;?#38159;对付北堂苍云,这当然很好,可是如果做不到,千万不要勉强。如果真的杀不了北堂苍云,大不了?#24605;?#22825;涯,你愿意陪我吗?”

    温心柔叹了口气,依?#35828;?#20102;他的怀里:“怎么会不愿意?不管你待我如何,我?#19981;?#20320;是真的,能帮你拿到你想要的固然很好,如果做不到,无论你去哪里我都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一脸感动,越发搂紧了她:“原来这世间,只有你对我是真心实意的,过去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,真是够愚蠢!不过幸好现在还来得及,你放心,此生我永不负你!”

    其实北堂凌锐一开始觉得,这个计划并不是万无一失的,甚至相当冒险,万一北堂苍云拼着让北堂千琅和云羽蝶给他们陪葬,也要把他们杀了,那该怎?#31383;歟?br />
    ?#31508;?#28201;心柔就说,北堂苍云的心性决定他绝对不会这样做,他背负不起那样的骂名,更背不起那样的心理负担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他真的想跟他们正面开战,温心柔也有?#31508;誅担?#22914;果真的能除了这个心腹大?#36857;?#20063;就没?#35009;?#21487;怕的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直接用?#31508;?#38159;对付北堂苍云,是因为那不是万无一失的,如果这个计策能顺利实施,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。

    关键是温心柔说,既然北堂凌锐一直没有放弃抢夺皇位,他早晚是要跟北堂苍云杠上的,这场决战根本不可避免,除非北堂凌锐一?#27815;永侠?#23454;实地做安王,那就?#35009;?#37117;不用做了。

    可是北堂凌锐不?#24066;模背?#25925;意交还太子之位,也不过是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本事与北堂苍云抗衡,不得不暂蛰伏,暗?#34892;?#28860;神功。现在他神功已成,又有温心柔这个?#24656;?#31639;是到了最佳时机,所以思来想去,他最终还是同意了温心柔的计划。

    两人缠绵片刻才分开,各自都?#34892;?#27668;喘,温心柔原本总是阴沉的?#25104;?#20063;浮现出了两朵红晕,倒是比过去更加娇美可人了。

    拉着她在一旁落座,北堂凌锐沉吟着问道:“你觉?#20040;蠡市只峁怨?#29031;我们的?#30333;?#21527;?”

    温心柔点?#35828;?#22836;:“至少现在他必须照做,以保证北堂千琅和云羽蝶的安全。等你?#38378;嘶实郟?#20877;好好?#34987;被?#38500;了咱们的心腹大?#36857;?#26397;龙帝国就永远是你的天下了!”

    北堂凌锐嘴角含笑,目光却始终透着阴狠。

    墨雪舞等人正在沧海王府焦急地?#21364;?#30528;,好不容易看到北堂苍云进来,众人立刻围了上去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的目光虽然冷锐,幸好还算平静,只是唇角突然挑出了一抹带着几分诡异的冷笑:“不出我们所料,二弟果然动手了!”

    招呼众人落座,他将方才之?#24405;?#36848;一遍,当说到“合魂血术”四个字时,潇绝情和墨行云都不?#38378;成?#24494;变,落月倒是一脸平静,步天则因为戴着面具,没有人看到他的神情是否有?#35009;?#21464;化,只是眼里折射出了幽深的光芒。

    墨雪舞则完全一头雾水:“那边?哪边啊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摇了摇头:“哪边不是重点,重点是现在他们不能死,否则父皇母后别想活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避而不谈,墨雪舞自然不会追问,只是皱了皱?#36857;骸?#30830;定吗?如果他们死了,父皇母后一定不能幸免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确定,合魂血术是不能作假的,我可以保证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微微冷笑:“难怪他们如此有恃无恐,成功了,二弟就?#38378;嘶实郟?#23601;算不成功,你也不敢伤他们的性命。既如此,当然值得搏一搏。可是这样一来,即便我?#21069;?#29238;皇母后救了出来,岂不是仍然要一?#27815;?#20445;证他俩性命无忧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却摇了摇头:“这个问题现在来不及细说,最重要的是先把父皇母后救出来。要找人救人,还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,万一把北堂凌锐逼急了,他再来个玉石俱焚,我们就欲哭无泪了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虽然点?#35828;?#22836;,眼中却似乎?#34892;?#24494;异样:“只要父皇母后现在还好好的,我们至少可以?#30830;?#19968;半的心,接下来……一定可以找到他们的!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摇了摇头,并没有她那么?#27490;郟骸?#20140;城这?#21019;螅?#35201;一寸一寸地找,还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。如果没有重点目标,这项工程对我们而言太过浩大了,怕是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他们人手太少,虽然鬼鹰个个都是绝顶高手,可加起来也不过百余人。若是在正战场上正面交锋,绝对可以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?#22330;?#38382;题是?#34892;?#20107;虽然不是人多就能取胜,?#34892;?#20107;还就是人越多越好。譬如现在,多一个人就可以多找一个地方,多省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北堂苍云也想训练更多的鬼鹰,壮大自己的力量,可鬼鹰既然那么厉害,就意味着不是人人都有资格,那绝对是万里挑一,能挑出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。当然现在?#23265;?#20123;没用。

    墨雪舞想了想,接着说道:“能找到重点目标当然更好,那有?#35009;?#32447;索吗?或者有大致的方向吗?”

    “一无所知。?#21271;?#22530;苍云摇了摇头,居然一直很平静,“本来可以问问父皇母后失踪当夜的情形,可这一切既然是二弟策划的,估计不会有?#35009;?#32447;索留下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也挺镇定,关键是现在不镇定不行,就算?#39029;?#19968;锅粥,局面也已经是这样了,乱完了还得镇定下来想办法:“也就是说只能一寸一寸地找,说不定看起来最不可能的地方,反而恰恰是他们的藏身之处。京城这边我不熟,怕是帮不上忙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抛出来,连北堂苍云都忍不住苦笑:“关键是我也不熟啊!如果在赤日国,?#27604;幻?#38382;题,可……所以我怎么说的,朝龙帝国这湾水太深,必须慢慢玩,玩急了容易淹死,被我一语成谶了吧?”

    墨雪舞瞅了他一眼,突然眼睛一亮:“你不熟,有熟的呀!我们可以找人帮忙!他们已经在京城繁衍生息了千百年,对京城各方面的情形不说了如?#21018;疲?#33267;少比我们熟悉得多!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先是?#34892;?#19981;解,跟着眼睛一亮:“蓝清枫?”

    ?#37117;?#20035;是京城四大世家之首,而且?#26469;?#32463;商,当然人脉极广,找他?#21069;?#24537;倒是一条可行之策。但还是那句话,这件事必须秘密进行,不能让北堂凌锐听到任?#21619;?#38745;。

    步天突然站了起来:“我再去打探打探他们失踪当夜的情形,看看能不能找到?#35009;?#32447;索。”

    落月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这段时间我在京城各处都逛了逛,多少?#34892;?#20102;解,我也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墨行云随后站了起来:“我跟落月一起。”

    潇绝情也站了起来,不过不?#20154;?#35828;?#35009;矗?#27493;天突然开口:“潇绝情,你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潇绝情看着他,眉头微皱:为?#35009;矗?br />
    “放心,不是要找个没?#35828;?#22320;方欺负你。?#36744;?#22825;虽然开了句玩笑,那凝重的眼神?#31383;?#28857;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,“京城这边你不熟,我带着你比?#20064;?#20840;。另外,如果这边真的有?#35009;?#32447;索,我们两个一起,?#34892;?#20107;可能会好办一些。总之你先跟我走这一趟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潇绝情看了北堂苍云一眼,然后抿了抿唇:好。

    见他答应得如此痛快,步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这么记吃不记打的吗?我说不会欺负你,你真敢信?”

    潇绝情看着他,很平静:我是不敢信你的,不过苍云既?#24187;?#21453;对,就说明我可以跟着你走。

    步天闻言先是?#35835;?#19968;下,接着更加笑出了声:“你们哪,一个一个都中了……走吧!”

    后面几个字当然是“苍云的毒?#20445;?#34429;然他没说出来,却没有人不懂。

    北堂苍云不反对,当然是有绝对的把握步天不会伤害潇绝情,不过还是追在后面哼了一声:“是你要带他出去的,给我毫发无?#35828;?#24102;回来,他要少了一根头发,我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步天很委屈,回头看着他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:“那我呢?我要是少了一根头发,你是不是就要仰天狂笑啊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?#20808;?#30495;真地摇头:“那不能够,你是为了我才这么?#37327;?#30340;,谁要是敢揪你一根头发,我也跟他们拼命。”

    步天瞬间眉开眼笑:“这还差不多,放心吧,我保证连我加潇绝情都会毫发无?#35828;?#22238;来,你去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四人先后离开,北堂苍云也很放心,就算他们找不到线索,也绝对会平安归来。在如今的朝龙帝国,能把他们四个一网打尽的,他还真想不出有谁。
英超海淘的商城货物是正品 老彩民app在线下载 内蒙古快三豹子推荐 竞彩篮球大小分怎么看 快乐十分钟是怎么玩的 打开app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云南11选五基本走势 安徽福彩快3遗漏数据 幸运武林 怎么用两家彩票刷彩金